观看香港、日本、韩国、欧美、日韩、国产a片电影、视频、小说、图片,域名:
广告合作邮箱: LSJ2022@outlook.com

淫蕩娇妻打开双腿

"淫蕩娇妻打开双腿

我结婚一年,我的我老婆是我工作之后才认识的,我们

人谈了两年恋爱,情投意合,就结婚了。她身材苗条,两只乳房特别丰满。今年

春天的一天,我下午下班回家后发现她一个人在家,正在看一封信。她发现我回

来后,慌忙把信收了起来。我问她是谁来的信。她红着脸吱唔着,回答说是一个

老朋友。我当然不信,因爲我对她非常了解她是个非常单纯的女孩子,一撒谎就

脸红的。

  我没有逼问她,因爲各人都有隐私权,我在认识她之前就谈过好几次恋爱。

最让我心动的一个姑娘叫小怡,我们俩曾经非常相爱,但是因缘差错,她出国后

俩人交流慢慢断了。我时常在梦里和她相爱,但是我从来就没有和苏琴透露过一

次,我也不了解她以前有什麽经曆。结婚第一夜,我非常高兴她还是处女,所以

我想她以前可能也没有几次恋爱。

  那天夜里我发现她心神不定,以爲我睡着了,离开卧室,在沙发上想了好长

时间,长吁短歎,我透过门缝看到她眼里暗含泪水,心里一动,猜想可能和白天

的来信有关。

  第二天,趁她出门办事,我找到那封信。一看之后,心里吃惊不小,原来她

也有一段生死相许的感情经曆,她和她的一个同班同学谈了五年的恋爱。看信里

知道那人叫许阿牛,隐约从信里猜出个所以然。

  那个姓许的(我心里醋意大动)在大四那年去美国留学了,而且还在美国结

了婚。最让我心惊的,是他的爱人叫蓝海怡,北京人。我以前的恋人可不是也叫

蓝海怡吗?难道真的是她吗?再看之后,可歎造化弄人,小怡的父亲在美国开了

一家精密光学器械公司,非常有钱。没错,正是她。

  信里他向我老婆倾诉他的婚姻非常不幸,小怡始终不能忘怀她的初恋,俩从始

终同床异梦。下个月他要回国,一方面想见见她,以诉别后相思,同时在国内还

有一些事务要办理。并求我老婆一定要给他一个机会,把当年的误会解释清楚,然

后就带着对她的绝爱永远地别去。

  我一方面震怒,一方面更惊歎人生的离奇际遇,心里不知该说什麽。更想知

道小怡现在的情况,知道她到现在还是没有忘记我,心中更是刻骨相思,怀念悠

悠不断。

  我又把信放回原处,我老婆回来后我绝口不提那事,心里暗自盘算。

  信里留了他的EMAIL地址,让她想联系就给他发信。我在家里的电脑里装了

一个黑客软件,以记录所有的键盘输入。一个星期后,我发现了我老婆用英文发的

信,我很轻易地把信複原。让我担心和痛苦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老婆在信里对他

说,也很想见他一面,并说想和他相爱一夜!!

  和他“相爱”一夜!这种背叛,起先很让我愤怒万分,不过我的怒火慢慢地

被一种莫名的兴奋所代替:想到我心爱的我老婆,在别的男人的身下娇吟放浪,让

人玩弄,我竟然感到一种性沖动!那麽纯情的我老婆,会和他怎麽干呢?我越想越

兴奋。

  我老婆的态度,也让我産生了一种报複心态,我一定要通过他和小怡联系上,

也和小怡重续旧梦。真是他妈的变态!

  那一阵子我老婆没事就陷入沈思,但是对我还是很好。看的出来,她还是非常

爱我的。我想着,一个月后,会发生什麽呢?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家里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那天我下班特别晚,回来后

看到家里隐隐有些谈话声。推门一看,一位潇洒的青年正和我老婆正沙发上聊天。

我第六感觉告诉我,这人正是许阿牛。他们俩努力保持着客气、礼貌的气氛,相

坐的距离也很遥远,我心里暗笑,不知我老婆要怎麽对我撒谎。

  没想到我老婆这次说话倒没脸红:“老公,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我过去

的老同学,姓许,好久没联系的……”

  “许阿牛?”我笑着,把手递过去。

  两人都是一愣,我老婆吃惊不小:“你怎麽知道的?”

  我没说什麽,只是责怪我老婆:你在电脑上给许先生发了一封信,还把它存了

起来,办事也太粗心了。题目就是信的第一句话:“我亲爱的”,我还以爲是给

我看的,就看了。

  “我存了吗?”我老婆糊里糊涂的,满脸通红地想了一下,然后捂着脸跑到卧

室哭了起来。

  许阿牛非常尴尬:“真是对不起,打乱了你们的生活,我告辞了。”

  “慢!”我挡住了他。

  我老婆很紧张地,含着泪跑出来:“老公,都是我的错,你让他走,要打你打

我吧!”

  “怎麽会打阿牛呢?他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要说错谁也没有错,错

的是命运,我还要留他喝一杯呢!不许走啊,阿牛。”

  我老婆怀疑地看着我,我拉着满脸不安、奇怪的许阿牛,对他道:“今天你不

能走,说句实话,你们俩相识在先,我老婆是我的我老婆,我非常爱她,但是我还是

有些气度的,你们也没做什麽对不起我的事。就是做了……我那麽爱她,她的任

何想法我都会满足的。”

  “大明,是我对不起你。我更爱你,你不会和我离婚吧?”

  “绝不会,那不就太便宜这小子啦!”

  “不,我们不能这样做,这样太对不起你了。”

  我非留许阿牛在家里喝酒。酒过三巡,我们三个聊得很开心,都有些醉意。

我看我老婆和许阿牛慢慢地放松下来,就拉着我老婆和许阿牛的手联在一起:“我也

有过类似的经曆,我知道人的初恋是最难忘的。这两天我退出,我老婆你放心,我

也很爱你,我只是现在退出两天,不会和你离婚的。”

  我老婆羞红着脸低着头瞟了许阿牛一眼,又心虚的看看我:“你这人,到底开

什麽玩笑?”她神情娇媚,酥胸起伏,体态诱人,许阿牛的表情都傻了。

  夜已经很深了,我一看表,都十二点了。就对许阿牛说:“许先生,你现在

下榻何处?”

  许阿牛摇摇头:“我刚下飞机。”

  我对我老婆说:“一会儿你把客房準备一下。”

  许阿牛坚决地说:“不,我不会住客房的。”

  我说:“好吧,那你就住我们俩的睡房吧,我睡客房。”

  我老婆娇嗔着捶了我一下:“别胡说了,再说我可就翻脸了。”

  我笑着说:“那我们三个都睡客房?”

  我老婆眉梢眼角都有些蕩意:“你真不介意?”

  我心中怒火、醋意和兴奋揉在一起,不知什麽滋味。不知什麽神鬼差使,把

我老婆一下推到许阿牛的身边:“你看我会介意吗?”

  我老婆喝了酒身体发热,正是初夏,她外套早就脱了,娇躯曲线起伏,玉臂外

露,酥胸隐约可见,因爲盘腿坐着,短裙刚过膝,苗条丰满的大腿惹人暇思。这

麽美的我老婆,就拱手送人?

  许阿牛向我拱手称谢:“大哥,我……这两天一定会好好待她的。”

  我老婆膀子向他一搡:“他答应我还没答应呢!”

  两人居然当着我的面开始挑情了!

  我心里不知什麽滋味,面上仍笑吟吟的看着他们俩。

  他的手轻轻地搭在我老婆的肩上。我老婆看着我的反应,我却向许阿牛一努嘴:

“动作别那麽僵硬嘛,一点也没有情人的感觉。这样吧,你们现在就是夫妻俩,

我当外人,好不好?弟妹?”我这样称呼我的娇妻。

  我老婆红着脸:“你们俩都欺服我。”

  阿牛的手开始搂着我老婆,我老婆也开始向他靠去。几番挑情之后,我老婆身子已

经软了,阿牛轻轻抱着她。

  我老婆眼含春色地看我一眼:“家里……还有套吗?……我这一阵正是……危

险期。”

  我又说了一句话,让我老婆彻底解除了紧张:“老婆,今天家里已经没保险套

了,你就放开了给他吧。”

  “那不让他占够了便宜!”我老婆娇媚地倒在他的怀里,上衣已经被他解开,

乳罩边丰挺雪嫩的乳房若隐若现,他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

  我一阵怒火,差点想揍他一顿。慢慢地平息后,我对他们俩道:“你们该休

息了,回房吧。”

  阿牛抱着我老婆近乎赤裸的身体,向睡房走去,走向我和我的爱妻的大床!而

我的爱妻,只是娇喘着。我再一看,气得几乎两眼冒火:原来我老婆的下裙已经有

些乱了,敢情刚才……!

  不过转念一想:今天晚上我老婆的身体要任他玩弄,这点还只是小意思呢!还

有,我老婆今天是危险期,家里又没有套了,希望我老婆不要给他射进去!

  他把我老婆放上床后,回来关门时对我说了一句:“你放心,今天我会好好对

她的,一定让她享受到她一直没享受过的感觉!”

  我暂时没动,一会儿就听到屋里老婆的呻吟叫床声了!我有些不放心,在客

厅沙发上坐下休息了一会儿,就听到里面的浪叫声越来越大:

  “好哥哥,你……坏死了……不能……这样……好舒服……慢点……哦……

你怎麽插得那麽深……我快死了……”

  “你这样在人家家里玩人家的老婆……你怎麽这麽行呢!啊……再深点……

深点……”

  “比起你老公怎麽样?”

  “比他……比他……”

  我关心起来,侧耳倾听,听不见我老婆说什麽,只听到阿牛得意地笑了。我闭

目想像着:我的老婆的玉腿分开擡起,任那根粗大的肉棒插来插去,花瓣早就湿了,

老婆和他的淫液浪水一直流到我们的大床上,那个家伙一边干着她一边用手、用

舌玩着我心爱老婆又红又紫的小乳头,我老婆的椒乳最是敏感,在上下不断的刺激下

,已经来了几次高潮了,银牙紧咬,星目半闭,让那家伙捅到花心深处。

  果然如此,老婆很快地叫了起来:“我射了……我要死了……我要你……我

要……”

  但我还是不太担心,老婆不会让他射进去的,她还是属于比较理性的一个女

孩子,我相信她,慢慢地我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个家伙真行,玩了三个多小时。夜里我老婆的开门声把我弄醒,我睁大眼,

看到老婆玉体赤裸,满面通红,娇喘不休地站在门口,看到我时非常惊慌。她一

手提着她的小亵裤,一手捂着她迷人的私处。两只乳头红红的,不知被他玩了多

少次了,骄人地高挺着,显然高潮还没过去。小腹上还溅落一些白色的精液。我

再看她的大腿根部,哦,几道汙浊的精液慢慢地从她的阴处流下来。

  “对不起,我……我让他……”

  “别说了,我不是说了吗?你就放开了给他玩,没事。”

  我说着要回到客房去,我老婆沖过来,拉着我的手,“我爱你,我……和你一

起去客房。”

  我点头同意。老婆红着脸低头说:“我先去清理一下。”

  我说不用,抱着她回到客房,一下把她扔到了床上。老婆两腿无力地分开耷

下,私处正好面向我,我醋意十足地看到那又红又肿的花瓣中心,还在流着他的

乳白的精液,真是刺激万分。

  我脱下衣服,抱着她,问:“那家伙和你来了几次?”

  老婆浑身酥软,喘气短促:“五、六次吧。”

  我一手摸着她的乳头,一手去摸她的私处,湿润柔滑极了,着手处都是他们

俩的爱液。

  “他射到你的最深处了?”

  老婆向我微笑一下:“是的,几次都射进了。还有几次,是我们俩共同爆发

的。天啊!他真是……”她没注意我的情绪,还在回味中。

  “你不怕今天是你的危险期吗?”

  “你不怕就行。”老婆调皮地笑道。

  我再也受不了这种刺激,埋下头去舔我老婆的私处,那种又酸又涩的味道,让

我非常沖动。

  “别,别这样……好痒啊……”

  我一面舔她又红又肿的阴核,一面用手指向里捅,老婆的小穴里面充满了他

的精液。老婆扭动着身体,不断地用言语撩逗我:“不要这样啊……我还要留着

他的种子呢……你不能这样……我受不了了。”

  我正準备要挺枪刺入,客房的门开了,阿牛走了进来,他开玩笑般地说道:

“大哥,刚才可又是你说的,你老婆现在是我的老婆,是你的弟妹。你这样是非礼

啊!”

  老婆向我笑容可掬地点了点头:“真是不好意思了,老公来找我,我得回去

了。”然后她凑到我耳边低声道:“我最爱的人还是你。他走了以后,你可以天

天、时时玩我,行不行?”

  我歎口气,无奈地向他们俩苦笑一下:“你们走吧。”

  阿牛又问我:“大哥,要麽……你也过去?”

  我老婆羞涩地红着脸向我笑着,半是期待、半是挑逗地看着我道:“你们可以

来一场大比武啊!”

  她娇弱无力地靠在阿牛的怀里,阿牛一只手摸着她的乳头,一只手正在她的

下体大动。我得老婆像是迎合他的动作一样,把酥胸前挺,两腿略分,被他弄的呻吟

婉转。她含情地看着阿牛,然后把樱唇张开,热情地迎接着他舌头的进入。

  天啊,这就是我以前又纯情又端庄的娇妻吗?!

  狗男女!我一定要他奸死我这个淫蕩的老婆!

(二)

  记得那晚上我还是拒绝了我老婆肉体的邀请,激情是在第二天晚上才真正烈烈

燃起的。

  他们回到睡房后又大战了多少回合我不知道,反正第二天我老婆就换了一张新

床单。

  早上我爲他们俩弄好了早餐,老婆容光焕发地走出房来,见到我时,俏脸飞

红,盈盈一笑,好像真是当了阿牛的新娘。

  一天无事。晚餐时我们再次交杯共展,阿牛、老婆时不时地开着玩笑,我却

呆着脸发愣。

  “老婆,你知道我吃这块鲜贝肉时想到什麽了?你们家的鲜贝就是肉

嫩汁多。”

  “讨厌,不许你乱想。”

  “大哥,今天晚上你没做什麽汤啊,你老婆晚上负责给我喂点汤。”

  “管你饱。”老婆被他逗的身体发热,一只雪白的小腿俏,皮地耸在他的腿

上,脚趾一扭一扭的,我一下联想到我老婆在极度高潮时玉足常常会伸直的样子,

底下也硬起来。今天晚上我还当灯泡吗?不行。

  我老婆看看我,撅着红红的小嘴:“老公啊,今天晚上我和阿牛邀请你啊,你

要是不来,我们可不答应。”然后奸夫淫妇一起低笑起来。

  我心里大骂,木着脸点点头:“去,一定去。”

  老婆然后站起身来,当着我们俩的面,把外衣、乳罩、小亵裤等一件件脱下

来,露出那骄人的身材。又当着我们的面前像模特那样转了一圈,笑着跑进了睡

房,唱着小调:“谁先爬上谁先嚐。”

  我和阿牛对视一眼,俩人不约而同地边脱衣服边往里跑。

  我以爲是公平竞赛,还是我老婆偏了心。我们俩是几乎同时跑进床边,不料躺

倒在床上的老婆一下翻身扑到阿牛的怀里,两人全身赤裸抱在一起。

  “我先摸到了。”阿牛叫道。

  我气得大叫。老婆因爲被他顶着私处,喘气已粗,她扭过脸对我说:“我今

天晚上是他的了,你的事儿就是帮着他,让我死过去。”

阿牛爬上我老婆的玉体,认真地舔起她的乳头、耳边、她光滑的小腹,老婆向

我招招手:“老公,过来,今天我只能让阿牛玩,你这麽可怜,就让你亲亲我吧。”

  然后我像是和我老婆初恋时那样浅浅地吻着,她的表情依然纯情端庄,只是她

惹人怜惜的娇吟喘息不是被我激发的,雪白晶莹的玉体、湿漉的阴处、散乱的长

发、苗条柔滑的玉腿现在属于别人。

  

我过去吻她,老婆向我微笑着说:“现在我就想让他玩我,委屈你了。”然

后她分开大腿。

  阿牛把他沾满我老婆浪水的肉棒向我出示一下:“你可以来看一下嘛。”

  我过去仔细地观察着,他那又粗又长的大肉棒在我老婆的私处不断逗弄着,她

的花瓣处还流着白色汙浊的精水,他又要插进去了!

  没想到他只是在我老婆上身动作,不断地用牙轻咬、用手轻拉、用舌舔她的两

只鸡头嫩肉,那两块肉结婚到现在好像才刚有了生命,乳晕涨满,两只红红的小

乳头直挺挺地撅着,向它们的新主人彻底屈服。

  我老婆的叫声越来越浪:“亲老公,快进来……我都受不了了!”

  “让我死吧……我是你的了……我不爱他就爱你行不行?你进来吧……”

  但他半天还不插进去,我老婆只好向我发令:“好人,你去求他吧,让他快玩

死你老婆……快啊!”老婆向我娇嗔着,她的胸部一起一伏。

  我没说什麽,只过去把他的大屁股向前一推,“噗”的一声水响,肉棒全根

而没。我老婆头向后一仰,两腿分开盘在他腰上。

  “老公,他……他插进去了……嗯……好深啊……”

  我帮助阿牛向前一推一推,让我老婆挺着腰和他交合,有时和他深吻,开心的大叫。

  “老公,我快要高潮了……真的好舒服啊!”

  阿牛的肉棒开始顶着我老婆的花心研磨,我老婆的叫声让我沖动万分,我一只手

推着阿牛,一只手打起手枪来。

  “老公,你才是我的亲老公……我爱你……给我吧……射进来……我的花心

都给你开了……哦……我死了……快把种子撒进来……”

  我老婆大叫一声,我便用尽全身力气,把阿牛的屁股使劲一推,阿牛的鸡巴一下伸

到了我老婆子宫的深处,老婆疯狂的甩着头,紧拥着他叫他射,阿牛叫着把他的精液喷入

了我老婆的小穴最深处,我也在这时射了出来。

  他们俩半天没分开,然后我老婆把她的花瓣合起来,不让精液流出一滴,躺在

床上休息了一会,对我道:“你还行吗?”

  我摇摇头。没想到这幕豔景这麽刺激,我现在只想做观光者。

  那天晚上我也累的不行,我的工作就是不断地帮助他们俩共赴高潮,好像自

然而然的。我老婆一次又一次地向他表示臣服,一次又一次地向我表示背叛,表示

只爱他一个,表示他以后随时想干他她就随时準备被他玩。

  他射了五、六次,我也射了三、四次,当然都射在了外面。除了摸一摸她的

乳房,我别的什麽都不能做。

  天亮时我离开了他们俩的睡房,阿牛已经熟睡,我老婆光着身子在门口向我笑

着摇了摇手:“亲爱的,你别生气啊,女人的话有时不能当真的。”

"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